<samp id="aaccm"><rt id="aaccm"></rt></samp>
<acronym id="aaccm"></acronym>
<sup id="aaccm"><div id="aaccm"></div></sup>
<acronym id="aaccm"></acronym><rt id="aaccm"><center id="aaccm"></center></rt>
當前位置: 首頁 > 每日資訊 >

2020年進口首次超億噸 國產大豆行業如何破困局?

  • 來源:經濟日報
  • 日期:2021-01-27
  • 編輯:admin
  • 評論:0

面對當前國內外大豆市場形勢,中國以更加開放的國際化思維、更加專業的資本化思維、更加科學的原產地思維,提升大豆產業鏈供應鏈穩定性和競爭力,構建國內國際雙循環新發展格局。一方面立足國內提高國產大豆自給率,一方面增強全球大豆供應鏈掌控能力以確保大豆進口。

 

 

根據中國海關最新數據,2020年我國累計進口大豆10033萬噸,首次超過1億噸,較2019年進口增加1182萬噸,刷新2017年進口9553萬噸紀錄。

 

我國大豆每年消費量高達1億多噸,大豆產需缺口巨大,高度依賴進口。面對國際政治經濟形勢和疫情的巨大不確定性,作為全球最大的大豆進口國,中國大豆穩定供應面臨嚴峻考驗。2020年,國產大豆產量和大豆進口量均創歷史新高,保障了國內大豆供應安全,滿足了市場對豆制品、豆油、豆粕的消費需求。

 

大豆進口增長迅猛原因何在

 

“大豆進口大幅增加的主要原因是我國養殖業特別是生豬養殖持續較快恢復。”國家發改委價格成本調查中心主任黃漢權說。2020年末,我國生豬存欄、能繁殖母豬存欄比上年末分別增長31.0%、35.1%,基本恢復至非洲豬瘟疫情前的90%以上。進口大豆的主要用途是飼料,飼用(豆粕)需求旺盛,帶動大豆進口創新高。另外,受新冠肺炎疫情帶來的大豆貿易供應鏈不確定不穩定以及價格上漲預期等因素影響,部分企業提前進口節奏和增加儲備。

 

我國是世界上最大的大豆消費國,現在我國每年大豆消費量1億噸以上,產需缺口9000多萬噸。2020年大豆進口量突破1億噸,有效彌補了國內市場產需缺口。中國大豆產業協會副會長、黑龍江省農業投資集團戰略發展部總經理張利晨認為,目前我國大豆市場已經形成食用和飼料兩個相對獨立的市場,國產大豆主要用作食品、加工豆制品和大豆蛋白,進口大豆主要用于滿足國內植物油和蛋白粕需求,20%加工成油脂,80%加工成豆粕。

 

 

雖然國內大豆供應無虞,但是從去年初至今,全球大豆價格一直持續上漲,進口大豆到岸價格每噸3200多元,國產大豆價格每噸達到5700多元,國內外大豆價差達到2000多元。

 

從國際市場來看,去年全球大豆價格同比上漲20%至30%,主要是因為美國大豆產區遭遇不利天氣,大豆產量及庫存預期下調;南美大豆產區天氣仍偏干旱,播種受到一定影響,引發對南美特別是阿根廷大豆減產的預期,后期全球大豆價格仍將高位運行。“國際大豆價格持續上漲,帶動我國進口大豆成本上升。”黃漢權說。

 

從國內市場看,受食用需求拉動,大豆價格呈現持續上漲態勢。去年新豆上市后,貿易商和加工企業積極入市收購,國產大豆價格高開高走。“目前春節臨近,肉類和豆制品需求增加,企業備貨、銷區市場補庫疊加疫情導致運輸不暢的擔憂加劇,對大豆價格上漲起到支撐。”黑龍江省食品產業聯盟副秘書長、黑龍江八旗糧油有限公司副總經理王小語說。

 

增強全球大豆供應鏈掌控能力

 

大豆是我國開放最早、進口量最大、市場化程度最高、與國際接軌最徹底的大宗農產品。改革開放以來,我國從世界最大的大豆出口國逆轉為全球最大的大豆進口國,進口量從1995年的100萬噸增長到2020年突破1億噸,25年時間增加了100倍。目前我國大豆進口量占全球大豆貿易總量的60%,但在大豆國際貿易中沒有形成相應的話語權和定價權,大豆進口越多價格越高。

 

 

對大豆采取適度進口政策是保障國家糧食安全的重要組成部分。不過,當前我國大豆進口面臨諸多挑戰:一是進口來源地高度集中,來自巴西、美國和阿根廷的大豆占進口量90%以上,大豆進口價格容易受到這些國家出口政策和產量的影響;二是大豆國際貿易形勢錯綜復雜,2018年以來,中美貿易摩擦不斷升級,大豆成為焦點之一;三是疫情沖擊國際市場糧食供應鏈,大豆進口風險凸顯。

 

黃漢權認為,面對國際政治經濟形勢和疫情的巨大不確定性,中國要掌握在大豆國際貿易中的主動權,首先要推動進口來源地多元化。除了巴西、美國、阿根廷這些傳統的出口大國,增加從俄羅斯、烏克蘭以及非洲等“一帶一路”沿線國家的進口,確保大豆進口穩定供應。

 

二是以更加開放的國際化思維,積極維護全球大豆貿易,加大中國在大豆主產國種植基地、主要物流港口設施的投資建設,增強對國際大豆產業鏈供應鏈的掌控能力。

 

三是以更加開放的資本化思維,充分利用期貨市場規避市場風險,爭取更多的國際市場話語權。

 

要提高我國對國際大豆產業鏈供應鏈的掌控能力,關鍵是要全力扶持培育中國自己的大糧商,積極引導企業“走出去”,不斷提升國際競爭力。如今,以中糧為代表的一批國內糧食企業不斷發展壯大,但與國際大糧商相比,國際競爭力仍然較弱。據了解,美國阿丹米、邦吉、嘉吉和法國路易達孚“四大糧商”,控制了全球80%的谷物交易市場份額和90%的大豆交易量。

 

​繼續實施國產大豆振興計劃

 

立足國內生產,提高國產大豆產量,逐步降低對進口大豆的過度依賴,有助于緩解國內糧食結構性短缺問題,更好地保障國家糧食安全。

 

近年來,我國積極實施大豆振興計劃,大豆播種面積和產量連續5年實現“雙增長”。2020年全國大豆播種面積為1.48億畝,大豆產量再創歷史最高紀錄,超期完成大豆振興計劃2020年預期目標,有效降低了大豆對外依存度。根據近10年來大豆供需平衡測算,我國大豆進口依存度一直處于80%以上的水平,2015年達到88.8%的最高水平。2020年雖然大豆進口量創新高,但得益于國內大豆增產,我國進口依存度下降到84.8%,較前幾年最高點下降了4個百分點。

 

據了解,2021年我國將繼續實施大豆振興計劃,穩定大豆種植面積,力爭大豆播種面積穩定在1.4億畝以上,提高單產和品質,確保用于豆制品等的食用大豆國內自給。

 

但是,值得關注的是,大豆與玉米存在明顯“爭地”關系。由于玉米價格大幅上漲,玉米種植收益高于大豆,主產區農民種植玉米的意愿增強,有關部門明確表示今年要增加玉米種植面積,重點擴大東北地區和黃淮海地區玉米種植面積。玉米種植面積增加勢必會引發玉米與大豆爭地的問題。

 

在我國人多地少的國情下,我國糧食安全的目標是集中有限的資源確保谷物基本自給、口糧絕對安全,對大豆等短缺農產品采取適度進口的戰略。我國大豆產需缺口太大,僅靠國內生產難以滿足需求,大豆高度依賴進口的局面難以改變。從長期看,通過擴大面積增加大豆產量的空間有限,主要途徑還需通過加強種子科技攻關,提高單產水平。

 

“中國是世界最大的非轉基因大豆主產區和食用大豆主銷區,要以更加科學的原產地思維,加大食用大豆育種研究,保護大豆原始品種的純凈性,提升國產大豆品質和產量。”張利晨說。

 

發表評論
評價:
聯系我們
  • 電話:020-37288723
  • 傳真:020-37287849
  • 地址:廣州先烈東路135號4號樓609
  • 郵編:510500
  • 郵箱:gdfeed@vip.163.com
伊人成人中文网